「醫家座右銘」

醫乃仁術, 良相同功。 立志當堅, 宅心宜厚。 縱有內外婦幼之別, 各盡神聖工巧之能。 學無常師, 擇善而事; 卷開有益, 博覽為佳。 必讀昔賢之書, 俾免離經而叛道; 參考近人之說, 亦使溫故而知新。 及其成功, 尤貴經驗, 再加修養, 方享令名。 臨証非難, 難于變化; 處方應慎, 慎則周詳。 認清寒熱陰陽, 分辨表裡虛實。 診察務求精到, 舉止切戒輕浮。 無炫己之長, 勿攻人之短。 心欲細而膽欲大, 志欲圓而行欲方。 逢危急不可因循, 竭智挽回以盡天職; 遇貧賤不可傲慢, 量力施助以減愁懷。 聆病者之呻吟, 常如己饑己溺; 操大權于掌握, 時凜我殺我生。 三指回春, 十全稱上。 倘能守此, 庶幾近焉。

“五十年代香港名醫陳存仁撰寫上文於診所,前輩與北京名醫秦伯未同期習醫於上海”

後學林德強抄錄以自勉

染病而不發病何解

近日,越來越多名人被染病,說明病毒是如何普遍。我相信,如果大大皆普查,患病人數當以倍計,為何不是皆發病,才是最值得研究的。前已有科學家說過,一個病毒是不能為害的,它必須不斷迅速地複製繁衍,到足夠數量才能為患,前已有科學研究飲茶中的茶紅素可有效阻止病毒複製。即感染了也不一定發病。

所以我推想,英國首相及皇子大臣們,可能因緊張太忙,故忘了慣常的飲茶,如果能悠閑地飲杯英國紅茶,或許不會染病。至於那些健碩的運動員,也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示範。以前已有研究,運動員的平均壽命是偏低的。很明顯是過勞。在一個短時間內催谷起超限的運動量,使身體的精力疲於奔命地追求單一目的。

肌肉發達而抵抗力低落。所以一普查就現真相。明星運動員尚如此,不值得每個人深思嗎?臨床診斷中,過量運動引起的疾病並不少見。中醫說的「正氣存內、邪不可干」説的是要好好保存,而不是過度消耗。保持正常生活規律,「起居有常、飲食有節」。

別外,歐美國家染病迅速,我想與他們以飲酒代茶水的生活習慣也不無關係。坊間多有啤酒可清涼解渴,中醫認為必須有個前提是:該人脾胃消化吸收功能必須良好,所謂「能化萬物,。如果超量不能化,酒可變生有害,熱化則是濕熱為患,痛風則是一例。寒化則是水濕為患,風濕足腫則是。所以飲酒只會減低抵抗力,對抗疫一點好處都沒有。

所以,染病那麼廣泛,而發病率幸好偏低,這中間有很多空間可去思考的,防染病固然重要,防發病也人可為之。恐懼於事無補,發揮智慧才最重要。

陽氣與體溫

因於疫情,人們對體溫才突然敏感起來。如同對任何事情一樣,有因果雙關。陽氣與體溫是息息相關的。體溫升高,中醫認為是邪正相爭,我們不以降溫為目的,而是增強陽氣去祛邪,所謂治外感如將,除邪務盡。體溫高者不一定是壞事。低熱也不一定是好事,可能是陽氣不足,病會拖延日久,纏綿難愈。機械性以體溫度數作准則,是不合人之常理。我們期待的是恆常的體溫。或會有短暫高低,很快便會自行調節,若拖延數日,便需幫助調回正常。

如人常有熱氣這時體溫也會稍高,是因作息顛倒,緊張過勞,飲食超常,慢性痼疾及更年期等等,體溫常會有所升高而不察覺。長年如此,陽氣在作無謂的消耗,因陽氣需要陰津作營養,故在這同時,會消耗大量的陰津。長期如此,會引致陰陽兩虧,折壽而不彰。反之,人也會因陽氣不足而致體溫偏低,往往被人所忽視。如常說的手冰腳凍,因足冷而夜睡不安,畏風怕冷,這不是多穿衣服能解決的,長期的體溫偏低,影響了全身的功能,衍生出各種疾病,現代越來越多的過敏症狀,如鼻敏感,長期咳嗽泄瀉腹痛脹氣等,外在表現是體溫不足,實則是體內陽氣不足。對症治療短期雖有減輕,長遠來說必須補充陽氣才能根本解決問題。古代「脾胃論」里已有詳細的描述和具體方藥。別以為慢性病才適合,急性病也會有立竿見影的效果。如最常見的喘咳,如摸到肺部皮膚是冷的,用溫性祛寒的方法,幫助陽氣的衞外作用。最簡單例如用熱風筒吹。在穴位如大椎、風門、肩井、天突處塗熱性的藥油或自制的薑油,有艾條的最好用懸灸穴位.可立刻見效。寒性的風濕,早巳為老人所常用。

但少為人知的是,例如:只要是中醫診斷為寒性痰核引起的腫瘤,褥瘡,糖尿病的皮膚潰瘍,任何冷性的久不埋囗,均可用艾條懸灸,手足轉溫,陽氣來復,其病自愈。更有很靈驗者,現在通波仔很普遍,但手術後,仍有不少人有胸翳不適。十分不安。因為沒有實質指標,或加大薄血藥只會引來更大的副作用,常會被指為神經官能症,如例行的用通經去瘀法只會使病人更加疲倦,動則氣喘,平日往往津津微汗,此為陽虛衛外不固。病人常胸前覺冷感,檢查心前區及上背部明顯不溫,是為心陽不足,陽氣不通,除用桂枝瓜蔞薤白湯壯心通陽外,用艾條懸灸至陽穴大椎腎腧,病人即如釋重負!陽氣一通,五臟元真通暢,人即安和。所以,不要輕視體溫所反映出來的陽氣的作用。

吃蜂蜜的利與幣

最近,相繼有幾位同學因食蜂蜜而使咳嗽加劇,使我不得想寫幾句。近年,由於啇界和傳媒的宣傳和渲染,令蜂蜜似乎變成萬應靈丹,為生活所必需。事實上歷代醫家都是大多主張熟食的。查大醫家王士雄所寫的飲食專著『隨息居飲食譜』所言味甘質潤,生者涼、熟者平,經火煉,其性溫,痰濕內盛,脹滿嘔吐忌!就是說蜂蜜雖然有很多好處,但必須用得其所,用得合適,否則是適得其反。首先,蜂蜜本身是個殺蟲防腐劑,傳統蜜餞果品、蜜制藥丸,一直沿用到現在,把蜂蜜放入雪櫃,實在不必,。養蜂箱放室外,日曬夜露,何曾見蜂蜜會變壞。多此一舉的弊處是:小孩會食下冰凍的蜂蜜,已見多起這個原因的咳嗽.氣管敏感者.即時氣管收窄,氣喘加劇,痰涎湧盛者,甚至出現封喉窒息險象,要馬上救治。所以,冰凍的蜂蜜可以致命,並非危言聳聽!

在咳嗽中,寒咳、濕咳,痰咳是絕對禁止的。只有燥熱乾咳適合蜂蜜治療,而且要注意食用方法,傳統的食法是,用湯匙裝滿一匙室溫的蜂蜜原液,放入口中,待蜂蜜自然溶化,慢慢吞下,咽痛則盡量使它留在咽喉的時候久一些,包括一些用蜂蜜製成的濃稠治療劑,這樣服法才能充分達到蜂蜜的治療作用。用水稀釋了再服是不正確的蜂蜜治療法。而平時飲用者,建議先倒入鍋加點水在火上烤一烤,把生蜜內的微生物殺死,去其凉性。煉蜜則是在微火上烤至滴水成珠,把蜜內水份去除,這需要一定技術,僅是製藥的要求。

蜂蜜除了營養物質外,還有大量各種花粉和其它物質,對一些體質過敏者是會有致敏反應的。最常見是腸胃脹氣,咕咕作響,這說明你的身體已抗拒它。更甚者,有人片面理解維生素C受熱會破壞,不知維生素C有種是不怕熱的,如煮熟的菜里就保留大量的維C。如慣用涼水甚至用冰水稀釋蜂蜜,更加重了令腸胃不適的可能。故有人飲了冰凍的蜂蜜即時腹痛。未見其利,先見其弊。另外蜂蜜氣味是否清香,是否有酸味,都是鑑別蜂蜜質量的重要指標,不要簡單的追求產地和牌子。只要放在陰涼的地方,密封是不易壞的,蜂蜜有白砂樣是正常的,受熱應可熔解,如見起泡也要分析,沒有酸敗氣味則不是變質,切幾片鮮薑在蜂蜜上面就會消失。

蜂蜜還可做家庭急救藥,如有湯火、熱油熨傷,用蜂蜜外塗,可止痛埋口。另外,產後口渴,用熱水調熟蜜,煉蜜更好。

最後再叮囑一句:為健康,蜂蜜最好熟食!

『蟲矢茶』

『蟲矢茶』,三國時期,諸葛亮經常轉戰在山林野嶺中,一次,在現今雲南,遇上山嵐瘴氣,將士們紛紛染病,頭痛、氣喘、腹痛、脹氣,諸葛亮本身也病倒了,急令部下向當地山民請教,他們拿出生滿茶蟲的茶葉獻給諸葛亮。于是全軍飲後,症狀都消失了。自此以後,凡有瘟疫,都飲茶蟲矢茶,一直延用至今。各國也對茶蟲矢相繼做了大量的研究,從多方面肯定了蟲矢茶的多種作用!

世上有些生物,由於其獨特的生態,因此有不可思議的作用,傳統醫學認為蠶蟲只食鮮桑葉,見水即死,只有大便沒有小便,因此傳統上用蠶矢治水瀉和濕滯,甚至是霍亂這種可怕的傳染病都有效,例如著名的蠶矢湯。又如蟬蟲,只渴露水和樹汁,有小便沒有大便,體大輕如無物,翼薄如輕紗,由古到今,向以治療風熱感冒,咽痛聲嘶,失音不語,歷久不衰,稱為金蟬衣。這些都是傳統醫學利用生物特性推演出的治療方法。在發酵的茶葉堆中,偶有小蟲生於特定的茶葉中,其身色白如玉,大便色黑,小于芝麻,味淡無臭。奇蹟的是,凡生蟲之茶,其茶香必大大提升,美其名曰:蟲矢茶。也有採其大便單一入藥,取名:茶蟲矢。歷來醫家用以治療腸胃各種毛病,無有不效。

現今各國醫學家都在研究,相繼發現茶蟲矢能有效調理腸道細菌,使消化道變得正常。今日常見的腸敏感病,即是腸道菌群紊亂,故出現長年腹瀉,無法吸收或食入即瀉等症狀,經年累月,痛苦不堪!,西方用盡各種消炎殺菌都無法生效,食入益生菌也經常無效。唯有到美國食大便,他們把健康人的大便經過消毒過濾,再灌入患者腸道,有一定效果,後來他們比較過茶蟲矢,發覺效果後者大大超前,各種指數都完全滿意。於是各國都在研究茶蟲,但人工培養未成功,而且困難之處這種蟲只食普洱茶葉。而且這種蟲只選一些優質的茶葉才食,有化學污染及地台茶更會避而不食。所以蟲矢茶日漸鈐貴,成為可遇不可求之珍品。

防疫香粉的典故

防疫香粉有典故,慈禧在位時,遇上天花及瘟疫,當她要上朝及見外國使節時。下令御醫想法為她防疫。既要萬無一失,又要撲粉不見粉影響儀容。御醫就用乾蓮葉研成極幼粉,再加上龍腦冰片混和研之極幼之幼。要求撲在手臉上被吸收見不到,清香美容又能防疫。故為慈禧外出必用。此事在清宮御藥房有記載。我們的香粉研磨功夫比不上而用料相同。其主藥天然冰片,是南洋地區的龍腦香古喬木的結晶體,故又稱龍腦。而現在市面上號稱冰片者,改用松節油加工而成的叫機片。正冰片芳香能醒腦開竅.清涼止痛止癢。而機片雖然也有短暫清涼作用。但很快感覺變轉為熱感。名同而實大異。我們珍藏有少量龍腦原留作治病用,現防疫救命甚於治病,治病是解一人之苦,而武漢肺炎中招者本人除受傷害外,還會禍及他人,該病的危害在發病前、治好後,均可傳人,又可以沒有症狀,防不勝防。為眾人,故分給大家共同防疫。每天聞一聞,或塗點在人中穴上,但願無人染病,人人平安。

「從一個病例看傳統醫學思維」

臨床上經常遇到一些病症,幾個病同時存在。而且虛實夾雜,寒熱並存,久經治療,施藥必難,這類病人.西醫是見一個症狀開一種藥,甚至用一種藥去抵消另一種藥的不良副作用。所以幾十粒藥一起食是常見的事,患者也食到怕,那麼多化學制品食到肚裡,長遠不知有無毒性?!幸好有傳統醫學,把人是看作一個整體,只要五臟元真通暢,人即安和。處處以人為本,而不是以病為本。舉例來說,現代十分多見的髙血壓心臟病,若其髙血壓是因肝風內動而引起,肝風飄忽不定,時勁時緩, 故血壓指數時高時低。同時很多病人因通波仔後心陽受損,畏寒膝冷、心悸不安,動則氣喘,時出冷汗、疲倦乏力。呈現一派心力不足之像,這時補心陽則肝風起,鎮肝風則仰心陽。虛實夾雜,攻補兩難,選方用藥必須兼顧兩面,平衡陰陽才能取得療效。

試舉一實例:郭xx,65歲,2013年3月16日初診,形體消瘦.撐扶走動,面色通紅,神情煩燥,鼻尖冒汗,心前區濕潤,懶于應對,主訴眩暈頭脹,心翳心慌,電話鈴聲也會心悸,午夜覺熱.正午覺寒,食入氣頂,大便困難,手顫腳軟,足膝覺冷,小便點滴而行,動則氣喘,手足不溫,汗出怕風,血壓達210/160,心跳90,觀其舌質暗紅,舌㡳和舌面均有瘀斑,舌苔白厚而乾,渴不欲飲。沒有食慾。脈弦細而促.間有結代。他家人代訴有高血壓心臟病。心跳跟着就眩暈,時發時止。因通波仔後身體反而越來越差。已轉看中醫,跟着掏出一大疊處方,有本地有內地的,處方湯劑藥粉各種藥物都有,我問他哪張處方最舒服,他搖搖頭說現在提起食藥都胃悶。這樣的病人最難處方用藥,可以說是典型的疑難症。

作為醫者天職,不可以挑選病人,必須想方設法解決病人的苦痛。細心梳理一下他的症狀。從而分析他的病機,想出治則治法.從而選方用藥。目前最令他痛苦的是眩暈頭脹.訴說頭頂如有一股熱氣。面紅口苦,舌紅而乾很明顯這是一派肝風內動的熱象。而其它症狀都是心腎陽虛的症狀.但此兩個症狀絕不可以分開來治,前醫可鑑。他的肝陽不是實陽,是虛陽上越.虛風內攏,用清熱平肝重鎮熄風必然壓抑心陽,令心不適症狀加劇,而任何補氣和溫陽的方劑也會激起肝風。內經有云:求之不得取之胃,這裡的胃,當理解為胃納和脾土,內經亦云:有胃則生,無胃則亡。以生死作比喻,可知古人對後天之本的重視,一些長期病患者,食慾往往都不振,而此症狀又由于太多和太普遍.又往往不被醫者所重視,須知長期食慾不振,必然引起氣血不足,五臟空虛。身體的抵抗能力必然低下,對治療十分不利,所以我治各種慢性病均重視患者的食慾,而且要擺在第一位。除了增加些補氣和消滯開胃的藥物外,多會依據患者的情況教會他的家屬一些具體的煮食方法。所以複雜的病人就診時,我都要求與患者同食同住的親人一起前來,起初人仍不明白,後來知悉是為了改善患者的的餐單,是真正的固本培元,都很高興合作。事實很清楚,胃納好了.增加了化源,脾運化和統血的功能就能發揮得更好。水精四布,五經並行。氣血旺了,五臟六腑、四肢百骸皆得到滋養,生機就會得到恢復和發展,任何病也如是。這也是祖上留下來治大病的秘芨。

對於病人目前的痛苦,要想辦法用外治法即時予以解決。要盡快取得療效,非針灸莫屬了。

一. 瀉肝火

即取短針刺百會、印堂、太衝,湧泉。用瀉百會疏洩他的亢陽,迅速解除頭脹頭眩之苦。刺印堂通其神明!用湧泉開腎經之井穴滋水涵木。針四穴後,患者即感頭脹大減,人覺清醒。

二. 止其虛汗。別以為這是小事,病人是覚得很不舒服的,也容易得感冒,這也是針灸醫生保護自己的需要.很多時病人說施針後混身不舒服,原來是感冒了。取百會合谷和復溜。復溜是足少陰的經穴,在小腿內側,太溪穴直上二寸。治汗出不休等多種疾病。百會穴早已入針。再取合谷。歌訣:倘若汗多流不絕,合谷收汗效如神。隨施針患者漸覺平靜汗收,隨即覺得溫暖,人也變得開心了。主動說口已有津液了。此陽守津還也。

三. 解除心翳心悶

針膻中、大包、內關、通里,膻中為氣之會,疏通胸中大氣。大包為脾之大絡,總統陰陽諸經,灌溉五臟。治實證的一身盡痛.虛證的百脈皆縱,無所不包。是非常重要的穴位。內關能調理臟腑經絡,幾乎必用。通里為手少陰心經的絡穴,通於手太陽小腸經,與手厥陰心包經鄰里相通,一穴通三經,主治一切心前區不適。四穴針完,未出針患者已說,胸前不適全部消失。

四. 通其氣機

囑家人代為拍打雙承山穴,不一會就噯氣不斷.說明臟腑功能已通,人頓感胸腹舒適。

當場患者家屬眼見針灸的神奇。就教會患者及其家人早晚按:內關、尺澤、太湲、太衝四穴瀉南補北,學會自已保健。

待取得初步療效.取得患者信任後,始開始從容考慮辨症立法,組方選藥,

患者屬於體虛陽亢的虛實夾雜病。他在正午覺寒,虛汗汵汵,此為真陽不固,絕不可誤為熱迫汗出,此為水火不濟,陰陽不調,只能用引火歸源,火歸原位,自然兩症皆愈。予交泰丸,囑午夜十二時前准時服5克。第二天正午再服5克。

治則:固脾為本,滋水涵木、養血熄風

另處湯劑:四君子健脾補氣為君。黨參15克白術12克雲苓12克炙甘草8克。五指毛桃根25克。此為岭南草藥,藥性平和、味道甘香、健脾補氣、補而不燥,非常好用。

臣為加味二至丸:女貞子20克旱蓮草12克桑寄生15克桑椹20克冬桑葉8克.雞血藤15克首烏藤15克。三桑湯為祖上留下驗效方,用治需補陰血的熱性病人,桑葉隨涼藥則涼.隨補藥則補,引藥入肺絡,濡布全身。三物合用,效果明顯。至於二味藤類藥,取初病在經,久病入絡,以絡走絡之意用以養血安神。

久病多瘀.。必去瘀血以生新血,輕取劉寄奴15克紅絲線15克酒丹參12克,前二味也是嶺南草藥,味道甘淡,藥性平和,有效實用。丹參是常用去瘀藥,因其有心臟病而又有明顯的瘀徵,必須顧及。

佐藥開胃消積:雞內金5克麥芽15克荷葉3陳皮3陳米3。雞內金消積化滯人所共知,唯是量不能大,消積亦傷正也。麥芽既可消滯也是不可多得的疏肝良藥,不涼不燥,其它行氣疏肝藥多燥,如柴胡雖能疏肝但有刧肝陰之弊,麥芽藥力平和,我對肝有保護作用,可用於多種疾病,搭配面廣。荷葉有獨特的提升胃的消化能力的作用。荷葉糯米飯多食不滯,其消化力可知。久病用荷葉可改善痿疲的食慾。陳皮行氣,可增加藥物的流動與吸收。預防飲藥後有脹氣感,久病之人,任何不適,反應都會很大。陳米即存放日久之米,即仲景白虎湯之意,保䕶胃氣,乃第一要務。

使藥為灸甘草,在四君子內,一藥兼兩職

藥雖十九味仍為輕劑。久病之人,不可用重藥!藥性要平和,藥量要輕,循序漸進!

當患者和家屬有了笑容後,我開始講傳統醫學的飲食宜忌。病從口入,防止飽食是非常重要的。要認 真做到未飽先止,已饑方食。不少人認為體質瘦弱,要多食一些,事實正好相反,經常飽食,令腸胃道塞滿了未能消化的食物,令內臟間的空間減少,反不利各內臟功能的發揮,而且食物會發酵,時間長了,產生越來越多氣體。如果不能及時噯氣和放屁.就會脹氣得很辛苦。所以食少一點,已饑方食,未飽先止是永遠的金句。

跟着,就會提出如何食得少又保證身體所需,我 一再強調:燉和炒!用燉可以控制水量,食物會䭃又不會老化燥化,易於消化,第二是用花生油大火炒。內經云:芳香入脾胃。除了葱花、香菜、芫茜、薑絲這類芳香開胃香料外,廣東炒菜有其獨特的香味,可令人食慾大增,對久病患者是好事,有胃則生。特別是飲藥液飲到厭煩了,難得有胃口,炒菜炒飯一點點油是沒有問題的,須明白,新鮮食用油也是身體所需。少食些肉,多食些魚,對患者一定要經常換菜式,要看作是必不可少的治療輔助劑,家人用愛心、耐心和專心去做。患者有了食慾,吸收了食物中的精華,自然有了抵抗力,是疾病是否完全治好的關鍵。

老火湯對久病患者並無好處,在明火的長期間煲煮後,已變燥熱而且過分油膩。要想病好,一定要清湯,青菜湯只須加少量肉片、魚片、鯪魚球等,以時菜為主。這裡介紹一個補脾養肺有益心腎的蓮藕清湯(蓮藕大半年都有,可補脾養肺,生雖稍涼,加入一塊陳皮已可調為平性。)加入玉米連鬚,紅蘿蔔,粟子、花生、蓮子、芡實,唐芹,不必加任何肉類,湯煲好後有一種天然的清香,絕無肉湯之肥膩。飲啖清湯,患者 ,自然食慾大開。最重要是要擺脫惡食的病態心理。

該患者用以上的大原則,加以精心治療:針藥並施,督導患者家屬配合食療,病情穩步得以好轉。其間針藥一步步減少,事實證明完全靠其自身調節能力恢復,達到了治病求其本的目的。此病絕不可見一症治一症,必然顧此失彼。始㚵堅持:用藥要輕。施針要簡。始終執中土而顧四維,分清主次輕重,才能有條不紊地以競全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