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大便不等於通腑氣

一天接到了朋友電話, 說她的母親突然神志有問題, 我覺得有點奇怪, 雖然她的母親已83歲, 但身體尚可, 而且善於言談, 是個很開朗的老人。為何突變, 於是囑其即來就診, 午後,一開診所門就聽到她母親的聲音, 但好像在爭吵些什麼, 然後輪到她們就診時, 女兒告訴我說她母因多天無大便, 服了瀉藥仍無效, 初需用肛門塞甘油條, 跟著要灌腸通便才能大便, 未及講完, 她母即反駁, “根本沒有大便, 腹部一樣脹滿不通”, 她的女兒即說“怎樣沒有大便, 整個坐廁都是”。就這樣, 對於是否有大便, 各執一說, 我心裡已漸漸明白是怎樣一回事。 於是請她們先安靜下來, 察其舌質老紅, 苔中黃邊白而甚乾燥, 脈象滑數有力, 腹仍脹實,知其腑氣尚未通。仿仲景承氣法而易其藥,仍用川樸20克, 枳實10克, 以制其亢氣, 見因她坐在輪椅上仍微有氣喘, 加入蘇子20克, 北杏12克降其肺氣, 不用硝黃之崚猛, 改用牛子20克滑下, 黑脂麻30克油潤大腸, 取吳鞠通增液承氣湯之意, 取脂麻增液, 余五味承氣, 藥僅六味取其味少而專, 囑其急火猛煎取其氣, 一服盡劑。服後矢氣頻轉, 大便不多而甚感通暢舒適, 其女更悄悄告訴我, 她之母己不再無理取鬧, 談笑對答如平常。 本來已約好精神病專科的診治也開心地取消了。

這種情況在臨床中醫時常有見, 很多神志病都與陽明腑實有關系, 仲景傷寒論裡多處有提及, 只是近代沒有人留意吧了。西德近有醫學文章也有論及, 腹是人的第二個大腦, 與神經活動有很大關系。 他們的証實此病比中國人遲了幾千年。在中國不單在醫學, 在文學也有甚多成語, 如推心致腹, 滿腹經論, 滿肚密計, 心腹大患等, 早己膾灸人口。可知腑氣是整個腹部功能的總稱, 並不是通大便那麼簡單, 所以在通便中一定要加入行氣降氣藥。忘記了這點, 就失去了通便的意義, 在11年前我在廣華醫院講授中醫課程時, 談到中風(腦血管意外), 昏迷患者多數便秘, 用通腑氣法, 大便一通, 多可蘇醒, 上課的西醫聽課後用灌腸法通大便, 但收不到同樣的效果。 我告訴他灌腸只是刺激直腸通便, 與中醫的通腑氣不同, 他們不以為然, 以為是中醫故弄虛玄。 可見現在有人抓住循證醫學之說法為金科玉律。一切以此為金指標。 是很難明白真正的中醫含義, 中醫靠的是活的推理而不是單靠死的數據, 是要有推理想象有氣的概念, 尊重病人的感受, 一切以臨床效果為準, 是真正的以人為本。一切以令病人舒舒服服, 開開心心為最終指標,以上為病例為例, 就是很好的說明, 屢次灌腸通便, 病人不適而煩燥,中醫通其腑氣, 病人即感覺良好, 開開心心, 中醫的道理不是很清楚嗎?

發表意見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