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餘醫話談感冒

要把感冒醫治得理想是十分困難的。有人以為感冒是小病,其實是從什麼角度來看它的嚴重性,以及如何評定治療效果的水平,就會得出不同的結論。西醫認為感冒不治也會好,而中醫認為拖了幾天,即使好了也損耗了人的正氣,或者經治療後,留有咳嗽,咽喉有痰,納呆冷汗等所謂手尾,何況現在的流感病毒越來越凶,不單可拖延日久,還隨時會轉為致命的疾病,絕不可等閒視之,難就難在盡快令症狀狀消失和不留後遺症!

前北京中醫學院院長秦伯未前輩,在第一屆畢業同學典禮上就以感冒論治為題作了一個專門的講話。那裡已把感冒論述得很清楚,最好先把此文找出來讀一讀,學中醫不看實體書是個很大的損失。聽了很多講座,好像知識很豐滿了,對着病人卻不知從何着手,心中無數想到什麼就用什麼吧,這樣療效怎會好呢!?所以一定要反復思考徹底明白,才能舉一反三,靈活運用。治療感冒,不要滿足於食了中藥好一點的要求。這樣是留不住病人的,自已也沒有進步。如何立足於不敗之地,必須著眼於不斷鑽研療效。

首先,對求診的感冒病人,必須馬上減輕他的痛苦,在傷寒論里,很清楚告訴我們要針藥並用。治療感冒,我都要先針後藥,效果非常好,通常必用三針外關,列缺,合谷,特別頭痛加針雙太陽,發熱加曲池,喘咳加天突,眩暈加印堂,重者及反復感冒加素髎,鼻塞加雙迎香,胃作悶欲嘔加內關,周身痛加大椎,腸胃不適足三里,腸鳴泄瀉再加灸足三里,體弱加太淵,清涕不止用艾條懸灸百會,總之,一定要令病人的各種不適即時減輕一半以上,甚至痛苦全失笑着離開診所,才是成功的治療,這個病人會以後有病都會找回來。我認為治療感冒,施針是十分重要的。

跟着是處方用藥,首先須明白, 中醫為何把開藥名為處方,我們生存之地為方,所謂天圓地方,地方周圍為環境,環境好則生存,環境不合生存,就會出問題。這是所有生物的共同規律。病 了就是體內環境出了問題,我們處方用藥就是要製造新的環境,讓身體機能順利地扶正祛邪,這就是開方最根本的概念。這是中國醫學所特有的概念,把體內環境改變,讓病邪覚得不適合,它自己主動離開身體,就是邪去正不傷的最佳結果。西方醫學是完全沒有這個理念的。要麼玉石俱焚,要麼毫無辦法。西醫常說你們中醫連流感病毒都沒有見過,怎麼會治癒流感,殊不知我們中醫是不需要看到病原體的,依照有諸內必形於外的原理,只要病人出現了症狀,我們就可以用中醫的四診八網,辨症施治,改變患者的內環境,邪去人安樂。也無懼病邪再變種,是一個以不變應萬變的最理想療法。西醫對突發的新病是束手無策的,必須找尋等待發現新的病源體,藥廠再經漫長的試驗,才能製出新的發的流感疫苗接種,也就是先有變種流感新病毒,才有新的流感疫苗針,清楚了誰先誰後的次序及疫苗的製造原理,常識常理便可得出結論,實在無謂再爭論。

由於中醫是用改變內環境的治療原理,可以說是無病不能醫的,內環境改變得好,病就快好,內環境改變困難,病就好得慢,但只要有一些改善,病總會有一點好轉。這就是中醫治療效果參次的原因。明白了這點,我們就腦筋靈活了,思維就開濶了。每個人的病情千差萬別,我們要因應他體內環境的不同,利用各種藥物的不同作用和變化搭配,創造出適合的內環境。不是用中藥去殺菌,而是讓病菌離開或自然死亡,所以中醫沒有殺邪,只有祛邪,這個概念一定要非常清楚明確。

感冒治法很重要的一環是汗解,而香港人的體質較差,極易過汗。通常我解決的辦法要求病人一定要食熱白稀粥,而且強調要自己煲,街買的多不夠熱,量不夠多,粥料不一定合適。自己開兩個爐,同時一個煲藥一個煲陳皮粥,加姜絲喝點粥墊底再服藥湯,20分後即乘熱喝粥,要夠熱夠量,讓全身津津微汗,這才是粥生汗源,邪隨汗解。這點看似簡單,但實際很多時被忽略。醫者必須不厭其煩地強調。熱粥汗解是前提。

至於處方,必須顧及體弱的特點,而且很多時港人是病了幾天食了西藥不好才看中醫,病情往往錯綜復雜,寒熱並見,處方必須全面顧到,港人多在外面食用,食肆多香口燥熱,故港人易外寒內熱,往往舌紅苔白,舌診看法,白膩乃是濕濁不化,黃乾才是內有積熱,須留意色黃不一定是真熱,我留意港人多有假象。不管何種舌像,既有脈浮惡寒,必須祛風疏導,袪風用柴胡桂枝湯,或傷寒論里的幾條各半湯袪邪,清里用梔子豉湯或涼膈散,用千金葦莖湯清濕熱痰,用二陳湯燥濕化痰,咽喉痛用甘桔湯加崗梅根土牛膝威靈仙,咽如痰阻,咯吐不利,細辛可解,便難便秘用行氣寛腸潤下,用桑麻丸加枳壳枳實等等。荊防桑薄,隨症加減,必需主次分明,面面俱到,用藥切要隱妥,祛風辛藥皆散,不可隨意加碼,勿忘虛虛之戒。患者治感冒後覺疲倦不堪或不斷出汗均責在醫者。即使熱象明顯,我也只用涼膈散去硝黃,改用牛旁子瓜仁等滑腸通便,一則顧其正氣,二則大黃極易引起腹痛,現在的病人要求已高了很多,接受不了任何的不適,不可原方照搬。

另外,我建議大家多用嶺南草藥,其實草藥的效果是很好的,完全證實了一處水土養一處人的中醫原理。我最推崇木棉花,清熱去濕和胃化濁,鮮者尤佳。用它煲粥治療消化道潰瘍效果非常好。平時各種類型的濕熱病,輕重都可用。嶺南五花茶就有木棉花,氣味清香而全無苦味,老小適合,平時煲湯全家飲用我都介紹它。我體會到木棉花有類似法夏的和胃止嘔作用,但沒有法夏的燥性,當然也不具化痰作用。一般中藥湯液對胃總有一點刺激,開藥時隨時要留意加入一些和胃的藥物,木棉花肯定是第一首選。此外,我會用陳米,陳皮和少量乾薑和胃,患者皆謂湯藥飲後胃舒適,原因在此也。香港人對發熱特別敏感,一劑退不去就會走。現介紹一隻淡味淸熱藥,珠江三角洲一帶常用的七月仙秧,又名七姐秧,是用七月初七的雨水發的的谷芽,用20克就可退熱。特別對暑熱效果更好,藥力平和而有實效。還可消食化滯,勿以藥物簡單而不用也。

港人感冒每多兼食滯,除用谷麥芽外,首推草藥布渣葉,味道平淡而消食化滯除脹之力甚好。治療感冒食滯不要疏忽了脘腹脹滿這個症狀,港人喜食麵包,過多的化學膨脹劑使腸胃脹氣成為港人的常態,氣脹會影響了整個腹內臟腑的功能,使氣血經絡處於緩慢狀態,也影響了藥物的吸收,所以治感冒必除脹,這是我的經驗之一。還有一味是炒神曲,把神曲打碎白鑊炒,要小心掌握火候,火大會焦不能用,火小不能去發汗之偏。這在古醫書有教的,現在出版的中醫書,大多把藥物名稱上的製作法刪去,實在可惜。中藥的不同的炮製是非常重要的,不同的炮制是有不同作用的。現代的中醫教育把中藥炮製輕輕帶過,反而重點在現代中藥藥理學,用西方辦法研究中藥只可作為一種參考,它把中藥分割作為一個死物來研究,與我上述的內環境活的理論完全相反。看看他們研究出來的結果,就會覺得莫名其妙,與中醫真實使用的效果大不相同。受到這種理論的影響,臨床使用中藥時往往只是想該中藥里有什麼成份,完全把辨症施治的整體施治丟之腦後,想要提高治療效果,難矣!

往往在治感冒時,總會碰到患者問戒口的問題,臨床上就事實所見,確實不同的食物對感冒是有影響的。舉例飲了肥雞湯,馬上會感到胸翳,咳聲不揚等不適症狀,又如感冒近愈,再飲宴後立即加重,這些情況,在臨床上是屢見不鮮的。戒口問題教科書是沒有的,事實上又客觀存在。我的經驗是首選芒果核、水翁花和蘿白英(白蘿卜頭上的綠梗),或者在處方上加入雲苓白術也可。港人以雞為主食。感冒食雞幾乎很難避免,處方時問清楚病人是否食過雞,便可大大提高療效!至於感冒時又遇到喜慶酒宴,無法推却時,可囑家里先煲好清水煮白蘿蔔,切不可加肉,回家即飲。赴宴開席前,請部長專為你準備一碟生薑絲,食雞前把姜絲食清,便可處理感冒赴宴這矛盾。中醫的戒口問題,不要走兩個極端,既要尊重事實又不要無限誇大。最重要的是要設身處地,為患者想出切實可行的筒易辦法,而不是循例說說就算,特別是對一些皮膚病及慢性消耗性病患者。

中醫之所以幾仟年來歷久不衰,就在於臨床有實效。寶貴的臨床經驗都在歷代真正的臨床醫師那裡。他門把經驗通過無數的臨床病例,一點一滴記錄在醫案醫話里,需要我們一個個地細心研讀,不單要知道結論,更要明白該醫家的思路,這是中醫要提高專業水平的獨特的正確方法。所以中醫進修需有很大的自覺性和主動性。现行的進修和聽講座,是因為西醫把理論研究,藥物開發和臨床治療分割開來,所以他們是被動的,需要不斷地瞭解有關新知識,所以對西醫是必須的。而我們中醫是可以獨立一次完成上述三個過程,因此是獨特的,自由的,立竿見影的。中醫在治療流感的廣濶天空里是大有作為。明白自己的優勢,把我們的治療效果和質素發揮到最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