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藥之秘在於量

中藥的用量是依據辨證施治, 陰陽平衡的原則去使用, 所以在神農本草經以及後世的中藥著作裡, 都沒有說及用量, 只有在傷寒論開始的方劑裡, 才有了明確的用量, 即使如此, 仲景也一再提醒 “知則止”, “不盡劑”, “不知再服”, “周時觀之”,“ 服一劑盡, 病證猶在者, 更作服, 乃服至二, 三劑”, 就是說, 使用中藥, 必須要醫者依據病情, 作出適當的處理, 用多用少, 全在於病情, 而不是固定在某一數字, 所以後世的中藥學的用量其實應該更正為參考藥量, 更不應用行政指令的方式, 硬性規定不能超過某一用量, 如果把現代藥理學的理論硬套到中藥裡, 結果只能是斷送了中藥的精華。

除了眾多的病案可予說明外, 食療也不例外, 試舉二例 : 某冬日一自助餐廳裡, 一面色蒼白瘦削的女子飲了一大杯冰水後, 再進食了一大碟生蠔, 不久則眩暈嘔吐, 餐廳經理不知所措, 我見狀建議他給予一杯熱薑水給這位女子即服, 他欣然接受, 但是我要求把鮮薑片盛滿茶壺, 再注入滾水給這位女子喝, 他表示為難了, 因畏其辛辣, 在我一再解釋下, 他才按我的要求配製了薑茶, 我先讓患者慢慢嚐之, 她竟然大口大口地喝起來, 眾人才服了, 暈嘔止後, 患者覺中脘不適, 再囑餐廳經理給予薑絲炒飯, 要一半對一半的比例, 經理雖親見其效, 而仍有猶疑, 我說 : “患者不能食下, 我會付此薑炒飯錢。” 經理要親自說服廚師, 才能炒出這碟特別的薑絲炒飯, 患者不但食得津津有味, 更把剩餘的薑飯包起來回家再吃, 當時人人皆以為奇, 而我只是依據該病者的面色神態及進食的反應而辨証施治, 可知量的多少是因人而異。

又舉一例, 一日家鄉友人致電給我, 女病者有孕8個月, 腫至目脹如縫, 雙足不能並立, 但對西藥反應過敏, 而詢問中藥有何良法, 雖知此人身體素來壯實偏熱, 但畢竟未見其人, 身懷六甲, 不可造次, 還是以食療為先, 囑其用200克薏米煎水頻服, 小便通則上, 不必盡劑, 第二日來電告知服後腫消神清, 個多月後產下一健康男嬰, 薏苡仁向有滑胎之忌, 今因病情所需用如此大量, 竟收良效。

《黃帝內經曰》: “有故無殞, 亦無殞也。” 信之乎。

香港雖曰地處東南沿海, 但因冷氣空調的普通使用, 人們經常在濕熱與寒濕之中生活, 而陽氣虛者, 往往裡越寒, 而外越露熱象, 曾有一長者, 皮膚灼熱搔癢向患有冠心病, 一側腎功能已壞死, 舌紅苔乾, 口乾渴甚, 面黧黑無神, 用生津止渴, 滋陰清熱, 益氣養陰法治療, 越飲越渴, 偶見其嫌水機的熱水不夠熱, 即以剛泡好的普洱茶給他喝, 他一口而盡, 還說溫度剛好, 可知其內寒極而陽越於外, 故予以參附湯加味一劑, 附子用15克, 未見好轉, 但診其熱象未有加重, 再將附子加至25克, 病人主訴服後舒適, 恢復味覺, 再加至35克, 渴止露寒象, 諸症悉減, 這樣的例子還可舉出多個, 藥用量足了, 猶如太陽沖出雲霧, 陽光普照, 陰霾盡散, 這使我體會到辨證已不易, 用藥更加難, 劑量不夠, 效果一樣不明顯, 必須要有足夠的劑量, 才能顯出效果, 所以, 辨證施治, 因人施藥, 才是中醫的特色和特長, 離開中醫的精華, 是談不上發展中醫藥的。

發表意見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